查水表续二:自由

free

终于到了九点多谭警官来上班了,把我叫到一个房间里,看起来不是审讯的房间,没有那种椅子,也没有电脑,没有摄像监控,他给我倒了一杯水,关上门,开始和我聊天,气氛很融洽,但我始终保留了一些戒心。他谈到家庭,他的家庭,也谈到我的家庭,说羡慕我有不错的收入,说市局都调查过,我也没有什么背景,社交范围也比较简单,说他们查了我的一切,工作单位、微信记录、qq记录、微博记录等等,甚至连我出差记违章记录等等都查过(听到这里我真的震惊了! )。 后来又谈到了人生、政治观点等等,他说他很关心政治,我知道他想让我说出自己的政治观点,这可能是他和我聊天的真实目的,我简单说了自己的观点,即: 我希望能有民主、自由的制度、稳定的社会局面,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 之后他向我透露他们在微博上查到了我曾经转发过李小L的视频链接,但不到一小时就被小秘书删除了。 还说问题不大,没啥事。 希望我配合他。

 

期间我请求拿回我的手机和外界通讯,我用微信和LP联系,告知我的情况。

审讯很快就开始了,问的内容和上一次几乎一样,只是我的回答有一些差别,我承认了 “我也许在微博有转发过那个视频链接”和“在百度网盘通过别人的分享链接保存过那段视频文件,但没有分享”。 在口供上签字之后,审讯结束,谭告诉我是否可以释放以及什么时候释放需要所长以及刑警队那边共同决定,他希望我能写一份自我检讨的东西,检讨自己的错误,这样会更快得到自由。

我没有被放回牢房,就呆在另外一个房间,有桌子,有纸有笔,构思应该如何写这份“检查”,记得最后一次写检查是初中时候的事情,拿起笔来真是感慨万千啊。 最后我还是写了,很短,大概5行左右,其实我自己觉的一点儿也不深刻,哈哈。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让我领取自己的所有个人物品,但个人电脑依然被扣押,然后自由了,出来的时候12点多。

 

回家后给LP打电话,她已经买了回来的机票,我让她退掉,叔叔也知道了我的状况并且让自己的朋友了解详情了。 姑姑也知道了,在11点左右她到派出所去找过,他们没有让她见到我。

 

在沙发上坐了有一个小时,大脑一片空白! 突然觉的自己家里也极度没有安全感。

这一晚的经历一定会影响到我的一些想法或者行为,如警惕、安全意识、信息安全、法律意识等等…

 

下午,我去了公司,将工作用的笔记本格式化、重写数次,重装系统。 更改了所有互联网服务的密码,是的,所有!,改了有3个小时才完成。 墙外和墙内的各种服务,关闭各种连接(不同头像,不同ID等等)。墙内的各种服务都不用墙内的邮箱注册。 买了VPN服务,以后手机全局VPN….

我没有做违法的事也并不打算做,只是一种对个人信息安全的焦虑,在这个一不小心就会莫名其妙”违法”的的国度,见过太多莫名其妙的案例了。

也许的确是在查李小L视频传播的问题,也许是其它的原因,我无法确定, 如果你知道 薛蛮子 ,应该能理解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