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水表续一:难熬的一夜

到达派出所已经接近晚上12点,收集指纹、收缴身上的所有个人物品甚至包括眼镜和短裤后兜衣服的备用纽扣,然后拍照,手举起公文,正面、左右侧面,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经历,真让人沮丧啊,拍照的时候我笑了下,不想自己被拍的太丑。

这种照片称之为 mugshot,用来记录犯罪嫌疑人正面以及侧面的照片,并记录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如眼睛、头发的颜色、身高体重等),这是法国人贝迪永提出的概念,并在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推广,目前已经被各国警察普遍采用。 可以看这里了解点此了解中国的收监程序。貌似近几年此风格在时尚界也比较流行
刑警队的人基本都撤了,包括那个网警,之前提示我的那个好心人又找机会给了我一些提示,然后就全部撤了。派出所潘警官主持讯问,这个警官之前在我们小区住过,我们彼此都有印象,很和蔼的一个人。讯问持续了不到1个小时,流程看似很标准,没有任何不妥,我否认了所有! 包括之前在家里我回答“记不住”“不是很确定”之类的问题。

然后我被安排到派出所的一个牢房里,铁栅栏,摄像监控,一刻不停的有人监控,里面大概40平米的样子,瓷砖地面,没有任何隔间,角落里有洗手池和蹲便器,冲水需要用水桶来冲,空调开的很大,挺冷的! 靠墙有两条水泥做的座位,约30cm宽,坐着不舒服,甚至不能靠墙,因为墙上故意安装了一些弯曲的铁管。

我告诉看守的警察,我晚上没有吃饭,很饿,需要吃饭,需要喝水,他找了纸杯给我倒水喝, “都这么晚了,哪有地方吃饭!”,算是给了我答复。

我在水泥座位上坐着,心神不宁,不知道明天面临的是什么。 差不多到2点左右,扛不住了,躺在窄窄的水泥凳上侧睡,中间不停的醒来,因为没有枕头只能枕着自己的胳膊睡,会酸麻。

终于天亮了,大约7点左右我坐起来一直坐着。

8点多,一个警察送来一个盒饭,里面两个包子,皮子的厚度≈包子直径/2 ,我吃了几口,实在无法下咽。

忐忑不安的等待上午的再次讯问。